当前位置: 首页 >> 机床

超级传功第七百二十九章大逆不道营养

2021-01-14 0人读过

超级传功 第七百二十九章 大逆不道

裂天妖皇本体乃是裂天魔蝶,虽是蝴蝶,但却是堪比吞天龙蟒的巨凶之物,这个种族,具有天生的穿越空间禁制的能力。

而且速度奇快无比,堪比真正的金翅大鹏鸟,所以才会被称为天下第一禁制大宗师。

他比众人早早进入,没想到来到宝库之后,一路走来,竟然压根没收到什么阿中就必须起床帮我按脚、按臀好东西。

“这小子,一看便知是个惯于打家劫舍的主儿,他不是想把宝库搬空么?我偏偏不让他如意,先将这里的宝物收走!”

裂天妖皇一念及此,立刻出手,将能看见的东西,不管是不是宝物,统统收取,甚至有样学样,把一些铜柱也打断了,收入自己的袖筒之中。

他的袖筒,如同能够藏下一个世界,装了如此多的宝物,依旧没有见到鼓起分毫。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些东西苏应压根就不放在心上,他得到原始大陆的山川地理图,已经对其他的宝物不放在眼中,之所以刚才拼命搜刮圣殿中的宝物,只是出于早年养成的良好习惯而已,其实这些宝物的价值,哪怕是半步圣兵,都远远比不上山川地理图的价值。

况且,圣殿中的宝物也没有落在外人的手中。

裂天妖皇连续扫荡了六七个厅堂大殿,收获颇丰,其中居然有几件是极品成道之宝的日用品,虽然他贵为圣主,但极品成道之宝乃是圣兵胚胎,对他来说,依旧颇为贵重,得到这几件宝物,心中对苏应的恼怒不禁消了几分,心上涨的城市有15个。环比价格变动中道:“这小子倒也知道吃肉给我留点汤水,没有真正的搜刮干净……”

他正试图把眼前这座大殿的铜柱拆了,突然只听脚步声传来,只见夏家圣主、姬洞天、无相大禅师等等圣地之主蜂拥而来。

诸位圣主和各大圣地的高手目光齐齐落在妖主手中的铜柱之上,只听一人轻笑一声,低声道:“堂堂妖皇殿的裂天妖皇,居然也干这种事情周五(3.19)ICE 美国期棉行情下滑……”

“裂天兄,你这样做,恐怕有些不厚道吧?”

夏圣主似笑非笑,淡淡道:“你吃肉喝汤倒也罢了,居然连刷锅水也不给我们留下,未免有些太过了。”

裂天妖皇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抹羞怒之色,你奶奶的,老子也是喝的汤水好吧?

不过他身份高贵,自然不会推脱,再说了,苏应还是他内定的女婿,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自家这个好女婿啊。

不过他刚才的所作所为被如此多的同辈圣主看在眼里,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他若无其事把铜柱塞到自己的袖筒中,脸色不变,含笑道:“诸位,先到先得,这个道理你们不会不懂吧?”

众人冷哼一声,不再准备搭理他,而是向着宝库更深处快步走去。

先有苏应,又有裂天妖皇,若是他们再去晚一会,别说喝汤了,怕是连锅都没了。

众人又穿越几座存放宝物的大殿,只见所过之处简直寸草不生,除了没摘下的铜柱之外,余下的宝物竟然被收的一干二净。

“这个小王八蛋,哪里是雁过拔毛,分明就是滴水不漏啊!”不仅是裂天妖皇,其他高手更是痛心疾首的观望四周,一脸悔恨。

众人快步上前,终于追上苏应的脚步,只见他正将一根两三人合抱的铜柱给摘下放入自己的储物戒当中。

而那铜柱,分明就是成道之宝,其中夹杂了一道神铁,珍贵至极!

几人连忙向着大殿其他地方看去,只见整个大殿十八根铜柱完全消失不见,全部被苏应收走。

“嘿嘿,我这女婿,还真是有点意思。”

裂天妖皇心底暗笑,随即咳嗽一声:“你们不会抢我女婿的东西吧?”

“裂天兄言重了,大家闯入宝库,自然是各凭实力收取宝物。”

夏家圣主眼中精光暴闪,盯住苏应,哈哈大笑,杀气隐隐浮现,面色威严,沉声道:“苏应,把落日箭交出来,朕可以留你一条全尸。”

苏应微微一笑,轻声道:“夏家圣主,你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天下的共主了?居然自称为朕!在始魔宗的宝库之中,你自称为朕,就是大逆不道!你现在自尽谢罪,说不定还可以保全自己的一条全尸。你自裁吧!”

夏家圣主听到这话,脸色不禁一寒,杀机大动。

大圣动怒天地变色,虽然他还未出手,但却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雨飘摇的感觉,似乎轻轻一动便会雷霆勃发,大地倾覆!

其他几位大圣不禁面露异色,饶是有趣的看向苏应笑吟吟不语。

他们早已听闻苏应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有人欺负到他的头上,便是天王老子也敢也敢骂也敢杀。

不过让他们意料不到的是俗语居然连夏家圣主也敢骂,甚至让对自尽谢罪,再他们看来,即便苏应身份高贵,这个玩笑也有些开了。

甚至裂天妖皇也对苏应的印象稍稍有些改观,对他的作为颇为赞赏。

他身为妖神殿之主,若是找了个软蛋女婿,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夏家圣主身后一位法相巅峰老者踏前一步森然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苏应淡淡道:“这里是北域,并不是中州,你们在始魔宗的地盘自称为朕,岂不是大逆不道?若是宝库深处的那位动怒,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全尸?”

“始魔宗?笑话!”

那名法相巅峰的老者哈哈大笑,随后寒声道:“一群死鬼而已!如今我大夏仍在,但始魔宗却已经覆灭不知多少万年,又如何能与我夏家相比?一群死鬼!能奈我何?”

咚!

咚咚!

然而他刚说完,宝库深处便突然传来一股剧烈的心跳声,

诸多大圣高手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不禁微变,心中忐忑不安:“难道始魔宗听到有人咒骂自己复活了过来?”

那股心跳声快速震动片刻,又缓缓恢复原来的频率,并没有什么大帝或者僵尸从宝库深处走出来杀人,众人不禁松了口气,暗道一声惭愧。

他们都是当今世上最出类拔萃的高手,每一个人的地位都非比寻常,居然会被一个心跳声吓得毛骨悚然,若是传扬出去不知要让多少人笑掉大牙。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不朽这个境界早已超出他们的认知,在他们心中大帝便是无所不能的存在,而不朽境,那已经是神明了。

“夏兄你怎么了?”

突然,一名补天魔教的高手看到刚刚那位咒骂始魔宗的老者呆立原地目光呆滞,不禁好奇道。

然而那老者对呼唤他的人充耳不闻,挺挺的站在原地,接着就看到他眼耳口鼻中一股股血丝渗了出来,双目流下两行血泪。

众人注意到他的异状心中顿时一颤。

夏家另外一名老者隐隐感觉不对,不由自主的伸手推了他一下,只听哗啦一声,那夏家老者的身躯突然如同瓷片一般崩碎一地,他的元神,法相,乃是魂魄,神念,竟然统统寂灭!

他竟然被刚才的那股心跳声硬生生震碎了!

(本章完)

宝宝肚胀气怎么办
哈尔滨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
南京治疗阳痿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