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干燥设备

谜这根法杖才不是自拍杆第0044章生气的河

2020-09-25 0人读过

这根法杖才不是自拍杆 第0044章 生气的河豚究竟能不能带上飞机?

顺利地从芬克城东门离开,布兰特吹了声口哨,之前被他拍过屁股的两匹马悠哉悠哉地又从路边的森林里踱步而出。

顺便说一句,两匹马都是公的。

再顺便说一句,真的好长!

罗小天还记得曾经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里,主人公就剪了一抔马尾,用他们来代替琴弦,当时就很怀疑马尾真的能够做琴弦么?现在看来,长度的确是够了,毕竟一匹马站立起来是很高的,马尾都快拖到地上了。至于强度这么样,罗小天并不打算去试试看揪马尾是什么感觉,总之不管是马还是他自己,应该都会很疼。

太阳又往西斜了一些,出城的人也渐渐地减少下来,在城外过夜可不是一个好想法,罗小天拒绝了布兰特再次把自己绑在马上的提议,他觉得这回能行,绝对不会掉下去。

而且,布兰特绑出来的绳子真的很难看,让罗小天想到了筐子里的大闸蟹。

多了一个茉莉,并没有给自己的这匹马增加任何负担,不过为了不让茉莉摔扁全程派特务跟踪和偷拍下来,罗小天将茉莉放在了自己这匹马的头上。

知道车标嘛?在这个世界罗小天先发明了马标。

......

“维克多老师,我们回来了!”

“嗯...东西带回来了么?”

“在这里老师。”

接过傀儡核心,维克多老师和利安德尔对视了一眼,将核心放到了中间的凹槽中。

果然,大小正合适,放上去的一瞬间,水晶柱一一被点亮,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庞大仪器开始启动。

“在这里的诸位你们好,我是维克多·弗吉尼亚,欢迎你们来到我的魔法塔。”

中间放置核心的地方被一层淡淡的雾气所笼罩,一个老人的影像出现在了这片雾气笼罩的区域,他并没有穿着魔法师们钟爱的长袍,而是光着身子...嗯因为下半身被雾气所遮挡,所以可能就像所有人看到的那样,只是光着上半身也说不定。

“......”

“哦?也许你们对我的穿着有所疑问,不过相信我,当你们越来越接近真理的时候,你们就会越来越明白什么是自然,什么是神的意志。当然,还有一点,如果在建造这座魔法塔的时候加上冰冻魔法阵就好了。”

“呵!艾德蒙,这就是你的老师...你不打算对他说些什么嘛?”

利安德尔忍不住对着旁边的维克多问道。

“都说了我不是他的学生!嗯,我觉得...以后不要叫我维克多是不是比较好?”

后面的那一句是对罗小天等人所说的,但是罗小天他们不准备搭茬。

“你们一定有很多问题,关于我的研究,关于魔法帝国,可能,还关于我自己。不过,恐怕你们没有提问的机会,这枚傀儡核心是一个失败的作品。”

“嗯?为什么?”

“因为这枚傀儡核心并没有让我找到永生的希望。当进入研究灵魂的领域之后,我发现不同于肉体,灵魂完全是一种不同的东西。被毁灭的死灵会留下类似晶体的残渣,但是直接抽取出来的灵魂即便被毁灭也什么都不会剩下。至于转化成死灵,这一向是获得永恒生命的捷径,但是仔细思考一下,真的可以以如此小的代价,获得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永生么?为此,我研究了很长时间,最后发现死灵转化并不是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样。”

“那么,所谓的死灵转化是什么?”

“所谓的死灵转化,只不过是抽取另一个世界的力量,制造出一个空白的死灵,将自己的记忆复制一份给它,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制造出来的死灵只是一个拥有你记忆的全新的生命而已,至于你自己的人格,或许在转化完成之后就消散了。因此,转化成死灵之后的你,虽然拥有完全一样的记忆,但究竟算不算让自己获得了永生,我也不知道。”

“额...那这枚核心是?”

“这枚核心是我的实验品之一,我将一个抽取出来的灵魂灌注到一种与灵魂相性极佳的宝石中,我叫它灵魂石。然后把它制作成傀儡核心,妄图用这个灵魂代替傀儡核心,如果说我是在制作傀儡的话,那么我算是成功了,这枚傀儡核心拥有完全的人格和智力,能够发挥出超过一般傀儡的能力和创造力,但是我并不是想要一枚成功的傀儡核心,我想要一个完整的灵魂。这枚傀儡核心失去了之前作为人类的所有记忆,剩下的人格部分失去了作为人格基石的记忆从而变得极不稳定。所以,我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究竟是失去了人格只有记忆的死灵转化是获得永生的途径,还是失去了记忆却保留下人格才是那条正确的路?”

“所以...”

“所以,你们现在所看到的,是我提前记录下来的影像,我把它隐藏在了这枚核心里,假如有人能够看到这枚影像,我想你一定是继承了我的部分遗产。呵呵,不要担心,我还在这枚核心中留下了很多东西,只不过你们需要去问这枚核心的主人自己了。好了,最后再说一句,这并不是我生命的终点,我还在尝试,也许抛开一切不说,我会转化为死灵来延续生命,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在这诸多的不可能中找到真正的希望。”

“......”

果然是没有提问的机会,不过还是不要说什么比较好,维克多老师胡子都在发抖了。

“哈哈哈,精彩!实在是精彩!”

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黑袍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谁都没有发现那里居然有一个人,就连能够看透人心的布兰特都没有任何发现。

“你是谁?”

“我是谁?问出这个问题的你真是愚不可及,我脸上的面具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你我的意思。不过,为了不费力气,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属性和品阶。黑暗,九阶。”

令人绝望的品阶差距,九阶的大法师已经达到了整个魔法体系里近乎顶点的部分,就算是八阶的维克多老师,恐怕也不能和大法师抗衡一二,毕竟这不仅是一阶的差距,还是施法者和宗师的差距。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了对么?”

利安德尔似乎并不把这个九阶的黑暗大法师放在眼里。当然,这并不是把他放在心里的意思。

“哈哈哈,除此之外你们还能做些什么?特别是维克多你,我知道你没办法做出对抗,所以不要一副随时可以释放魔法的样子,你做不到的!”

“哼!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一个八阶的魔法师要和一个九阶的大法师同归于尽?哈哈哈,不要开玩笑了!我时间不多,你们可以试着反抗,或者我拿了东西就走,放过你们的性命。毕竟把你们全都杀掉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是嘛?那可不一定,失陪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到傀儡核心旁边的利安德尔拿起了核心,撕开了手里的一张卷轴。他看了一眼维克多老师,向这边垮了一步,站在了罗小天的身后。

光芒从卷轴上一闪而过。

“哈哈哈!传送卷轴?你以为我不会预防空间系魔法么?”

“拜拜!”

“什...!”

光芒又是一闪,利安德尔连同他附近的维克多老师、布兰特、露西娅以及罗小天四人消失不见,留下孤独的黑衣人自己。虽然无法透过面具看到黑衣人脸上的表情,但从他不断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出,黑衣人一定快要气炸了。

就像河豚一样。

......

“噗!咳咳咳!”

从闪光的冲击里回过神来,罗小天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魔法塔的密室里了,摸摸头上的茉莉,还好,茉莉还稳稳地坐在自己的头上。

“罗罗?这里是哪儿?”

“咳!咳咳!”

罗小天努力忍住咳嗽的冲动,发现自己正坐在湖边的水里,外面已经由白天变成了黑夜,月亮斜斜地挂在那里,和倒映在湖中的月亮一起,照亮了周围的环境。仔细辨认了一下...他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不过从四周的树木和植物来看,自己没有踏出白龙岭的范围。

看来利安德尔的卷轴是一个随机传送卷轴,虽然这种卷轴贵到令罗小天怀疑人生,但却是在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命的保命之物。不知道为了傀儡核心中的资料值不值得。

随机传送卷轴只会把一个范围内的生物传送到距离不过五十公里的区域内,至于到底是哪儿,就像他名字上写的那样,完全是随机的。

所以,请不要在火山、海洋、悬崖附近使用这个魔法卷轴哦!

空间魔法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但是除非到了高阶魔法师,是没办法使用这个魔法的。另外一点,罗小天问过很多人,这个世界并没有能够让时间停止的魔法,这是为什么?

“这里是...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茉莉?妳有办法确认这是哪里么?”

“茉莉不知道,不过茉莉可以去问问那边的大树哦!”

说完,茉莉拖拽出一串美丽的光华,飞到了离她最近的那棵大树上。


深圳白斑医院
尿多
赣州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